首頁 新聞 > 產業 > 正文

科創板高端仿制藥第一股,博瑞醫藥今日掛牌上市

 

11月8日,主營高技術壁壘的醫藥中間體、原料藥和制劑產品的研發和生產業務的博瑞醫藥正式在科創板掛牌上市。該公司計劃本次公開發行4100萬股人民幣普通股,初始發行定價為12.71元/股。掛牌當天開盤價為27.77元/股,較發行定價上漲118.49%。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科創板新政開通以來,第一家科創板成功上市的全球化高端仿制藥企業。

博瑞醫藥并不像近年來迅速崛起的一些本土明星biotech公司廣為人知。對醫藥行業不太了解的,可能還以為這家企業是醫藥行業內的一支新軍。事實上,就在10月16日,博瑞醫藥已經悄然度過了其18周歲生日。

其實,早在2006年,博瑞醫藥就成功開發了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恩替卡韋合成工藝路線,協助正大天晴成功拿下國內首仿,實現了這一我國重大疾病藥物的自主可控。

經過18年的積累,博瑞醫藥目前已形成發酵半合成平臺、多手性藥物平臺、靶向高分子偶聯平臺以及非生物大分子平臺4大藥物技術研發平臺,產品覆蓋抗腫瘤、抗感染、心腦血管、補鐵劑、免疫抑制、獸藥等多個領域,產品覆蓋全球市場,與Teva等多家國際仿制藥巨頭形成緊密合作。

研發驅動的全球化高端仿制藥企業 被譽為醫藥行業的“一股清流”

與過去國內絕大多數藥企“以銷售為驅動”不同,成立于21世紀初的博瑞醫藥探索了一條非同尋常的道路。該公司始終堅持著兩條核心路線:一是在高技術壁壘仿制藥領域死磕到底,挑戰多個高難度產品,并逐漸形成4大藥物技術平臺;二是始終關注全球市場,以全球最高標準自我要求,以全球化的思維作為企業價值判斷的基準。

經過18載的積累,博瑞醫藥已經形成了覆蓋“起始物料→高難度中間體→特色原料藥→制劑”全產業鏈的持續盈利模式。

招股書顯示,博瑞醫藥在過去的3年中實現了業績的快速增長:營業收入從2016年度的2.0億元增長到了2018年度的4.1億元,年復合增長率43%;扣非歸母凈利潤從2016年度的1412萬元增長到了2018年度的7192萬元,年復合增長率226%;凈利率從2016年的7%增長到了2018年的18%,增長迅猛。

由于以研發為驅動,產品開發具有較高壁壘,該公司銷售采用的是“B to B”營銷模式。招股書顯示,該公司2018年銷售人員僅11人,而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41127萬元、7624萬元,銷售費用率僅有3.19%。

翻開A股醫藥公司的財報不難發現,在集采之前,傳統仿制藥企業的銷售費用“畸高”,大多數企業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的一半以上。將A股上市公司的原料藥板塊單獨拉出來看,平均銷售費用率也超過10%,是博瑞醫藥的數倍。

博瑞醫藥近3年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6.66%、25.52%和23.37%,在科創板上市企業中名列前茅。正因為多年來堅持將主要資金真正地投入到研發上,也使得博瑞醫藥在業內獲得了同行的認可和尊重,并被收獲了“醫藥產業的一股清流”的美譽。

“學霸”不忘初心回國創業 堅信做藥是一場修行

正如俗語所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博瑞醫藥的創始人、董事長袁建棟并不頻繁見諸于媒體及行業大會上,在醫藥圈是一個頗為低調的企業家。同時也早已褪去了中英文夾雜的海歸口氣,甚至從著裝上看,很少有人能聯想到他曾是一名學霸、一名海歸。

業內的朋友一般直呼他“老袁”,熟知他的對其評價多為“低調、實在、專注、有想法”。在低調的背后,袁建棟其實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

1980年代,有句話流傳全國,“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袁建棟的愛好也主要是聚焦在與“數理化”相關的事情上。高二那年,袁建棟獲得了全國奧林匹克化學競賽一等獎,并在翌年被保送至北京大學化學系。身在中國最頂尖的學府,袁建棟對少時未懂的知識意猶未盡,在北京大學畢業后選擇出國深造。然而在美國求學和工作近10年之后,懷著一顆愛國之心,不甘于一輩子為美國人打工的袁建棟,毅然決然地選擇回國創業。

由于在化學領域的天賦再加上后天努力,袁建棟將其創業的起點也定位在從事化學藥物的開發上。創立之初,就主導了“恩替卡韋間體及合成方法”、“L-核苷的前體藥物”、“抗病毒核苷類似物的合成方法”、“阿加曲班單一立體異構體的分離方法及多晶型物”、“泰諾福韋的晶體”等數十項專利技術的研發。

自從遞交IPO之后,部分醫藥行業外的媒體關于博瑞醫藥的報道點多是聚焦在袁建棟的“個人愛好”方面。也使得,這位掌舵者的形象充滿爭議。然而在筆者看來,袁建棟不僅在精神境界早已經超出了普通人,其在化學領域的天賦更是讓許多同行望塵莫及。

與袁建棟交流,能讓你無時無刻不感受到“優秀的人很早就開始優秀了”的影子。即便是要到知天命之年,除了把最多的精力聚焦在鉆研醫藥技術、閱讀前沿論文方面,他還會在業余通讀古今中外的歷史和哲學。

長久以來,博瑞醫藥被貼上了“高難度仿制藥專家”的標簽,而根據筆者與公司董事長近年來跟袁建棟數次交流,袁建棟更愿意與業內的朋友交流博瑞醫藥的創新藥,甚至有同行告訴筆者:老袁天賦和想象力俱全,是業內最適合去開發CAR-T、溶瘤病毒、腫瘤疫苗等高難度藥物的企業家之一。

不過在袁建棟眼里,雖然做新藥離不開“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試錯的勇氣,但是到了執行(臨床轉化)層面,卻不能操之過急,需要穩扎穩打。對于他個人而言:做藥更像是一種修行,先自度,再度他;做藥企,盈利不是第一要素,先利人,造?;颊?,利潤會隨之而來。

博瑞醫藥的未來 走創新藥之路或是不二選擇

招股書顯示,在仿制藥研發方面,博瑞醫藥在多手性合成和發酵半合成領域實現了一系列市場相對稀缺、技術難度較高的藥物的仿制。如具有百億市場空間的抗流感藥物奧司他韋、堪稱化藥合成界“珠穆朗瑪峰”的艾日布林、國內外目前均未有仿制藥上市的抗癌藥曲貝替定、在國內需求大但滲透率低的靜脈注射用鐵劑等40多種高端化學藥物的核心生產技術。

博瑞的這些產品在全球數十個國家實現了銷售,卡泊芬凈、恩替卡韋已進入商業化銷售階段,米卡芬凈、阿尼芬凈、吡美莫司等產品即將進入或剛進入商業化銷售階段;還有部分產品幫助客戶在特定市場上實現了首仿上市;亦有部分在研產品通過技術授權實現收入。

2006年,博瑞醫藥成功合成恩替卡韋,走在當時國內化藥全合成產業的前沿。申請專利之后,博瑞醫藥并沒有自己開發產品,而是將這項技術授權給正大天晴使用,使得后者的恩替卡韋仿制藥很快在國內“首仿”上市,并迅速成為重磅炸彈級的產品。2012年,博瑞醫藥收購重慶乾泰生物進入半合成發酵領域,再度在細分市場取得領先優勢。

如鮮少有人能有人預測年少專注研究的袁建棟最終會成為企業家一樣,博瑞醫藥的未來同樣難以被預料到。在大力發展創新藥的背景下,像博瑞這種從事中間體且能夠自主盈利的研發藥企站在醫藥行業的黃金賽道上起跑。對博瑞醫藥來說,走創新藥之路或是其不二選擇。

博瑞醫藥也在招股書中提到,其采用多手性藥物技術拆分出的高活性單體,已獲得國家藥監局1類新藥臨床批件;憑借自身原創的靶向高分子偶聯技術開發的抗腫瘤藥物BGC0222已經向國家藥監局遞交了臨床申請,且有多個抗病毒感染和抗腫瘤的新藥進入臨床前研究。

在此也希望博瑞醫藥借力于資本市場的力量,橫向、縱向同時發展:一方面前瞻性布局鐵劑和靶向高分子偶聯創新藥;另一方面延伸至高難度合成制劑,持續打開更廣闊的業務,向更高緯度的醫藥全產業鏈企業邁進。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關鍵詞: 醫藥 博瑞 今日

最近更新

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創投網 - www.xinyongkar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33 92 [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2020035879號-12

 

日韩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