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 洞察 > 正文

疫情打擊、投資方爽約,亞洲首個本土豪華郵輪品牌面臨至暗時刻

1月19日,云頂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頂香港”)發布公告,宣布公司可動用現金結余將于2022年1月底或1月底前后耗盡,即將無法償還到期債務,故于當地時間1月18日向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盤呈請。

遭遇疫情“黑天鵝”,業績巨額虧損

資料顯示,云頂香港成立于1993年11月,子公司云頂郵輪旗下擁有麗星郵輪、星夢郵輪和水晶郵輪三個郵輪品牌,運營云頂夢號、世界夢號等多艘郵輪,其中,星夢郵輪是亞洲首個本土豪華郵輪品牌。此外,云頂香港還擁有德國MV造船集團(MVWH)和Lloyd Werft船廠等。

受郵輪及造船廠的額外折舊和攤銷、市場推廣成本開支以及市場競爭等因素影響,云頂香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已連年虧損,而疫情引發的停航令云頂香港迎來“至暗時刻”。

2020年年初疫情暴發,星夢郵輪旗下世界夢號一度因乘客出現確診病例廣受關注。2020年1月26日,星夢郵輪宣布暫停旗下所有郵輪在中國內地的運營。最終,世界夢號的檢疫工作于2020年2月9日完成,船上1814名船員檢測結果為陰性,此前在船的所有從中國香港上船的旅客在獲得衛生署許可后,均已陸續離船。此外,水晶郵輪、麗星郵輪也陸續取消了航行計劃。同年2月起,云頂香港郵輪旅游業務宣告暫停,3月起造船廠業務也被暫停。

疫情給全球郵輪行業帶來重創。據國際郵輪協會數據,自2020年3月中旬開始全面停航至9月,郵輪行業造成全球經濟損失770億美元、流失51.8萬個就業崗位。郵輪公司生存狀況同樣堪憂,美股三大郵輪公司集體出現大額虧損。

在這樣的背景下,云頂郵輪率先實現復航,拉開全球郵輪復航序幕。2020年7月,星夢郵輪在中國臺灣啟動郵輪跳島游;2020年11月,世界夢號重新投入運營,成為新加坡首個獲準復航的郵輪。

然而,兩艘郵輪顯然難以挽回云頂香港全年業績。2020年,云頂香港收益總額由2019年的15.61億美元驟減至3.67億美元,綜合虧損凈額達17.16億美元,2019年為虧損1.59億美元。此外,云頂香港的郵輪旅游主要收益來源為乘客票務,2020年該項收益同比縮水85.37%至1.52億美元。

債務壓頂,云頂香港“甩賣”資產

云頂香港在2020年年報中預計,郵輪旅游業務會于2022年恢復正常,并達到疫情前水平。然而,隨著疫情和市場環境變化,云頂香港可能“倒在”2022年的第一個月。

一方面,盡管星夢郵輪和水晶郵輪陸續復航,但受疫情影響,不僅郵輪運力受限,運營也面臨疫情變化帶來的不確定性。例如,星夢郵輪探索夢號自2020年7月在中國臺灣復航近10個月后,于2021年5月被再度叫停,直至2021年12月31日重啟。此外,世界夢號因發現疑似病例,于2021年7月提前返回新加坡并展開預防性停航,后于同年11月恢復運營。云頂香港管理層此前預計,旗下其余郵輪是否獲準營運,最終取決于疫情及德爾塔變異毒株在其他國家的控制情況。但隨著奧密克戎的蔓延,未來疫情形勢變數陡增。

另一方面是債務重壓。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云頂香港共有33.95億美元的借款出現違約。截至2021年6月30日,云頂香港凈負債34.09億美元,較2020年12月31日的31.41億美元進一步擴大,股權總額為25.15億美元,負債與資本比率為135.6%,而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僅4.53億美元。

為儲備現金并尋求額外資金來源,云頂香港自2020年9月開始,頻繁出售非核心資產,僅2021年便出售了旅游設施開發公司Genting Macau 50%的已發行股本總額及貸款、豪華游艇制造商Grand Banks Yachts 26.84%的股份和兩架飛機。

通過成本控制、郵輪部分復航等方式,云頂香港“求生”有所成效,2021年上半年虧損凈額收窄至2.38億美元。在2020年7月-2021年5月復航期間,探索夢號共接待游客9萬余名。然而,云頂香港在現金流方面依然吃緊。

投資方“爽約”,未來何去何從?

在一系列開源節流的計劃中,云頂香港于去年5月披露的集團資金重整協議顯得尤為重要。根據協議,云頂香港旗下德國造船集團MVWH將獲得WSF(德國經濟穩定基金)3億歐元的融資,用于環球夢號船舶和極地破冰級游艇Crystal Endeavor的建造。此外,協議還修訂并延長了現有財務債項,以及進行價值不少于3000萬美元的資本融資等。

資料顯示,MVWH由云頂香港于2016年將旗下位于德國的三家船廠合并而成。當時,全球郵輪業快速發展,全球郵輪訂單出現前所未有的新高。云頂香港方面判斷,未來可能將出現未能以合適價格取得郵輪建造檔期的情況,進而影響郵輪品牌發展。因此,云頂集團希望通過收購造船廠的方式,打造和設計郵輪船隊。

然而,MVWH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云頂香港的業績表現。2016年云頂香港凈利潤由盈轉虧,原因之一便是收購德國船廠產生的額外折舊及攤銷,以及船廠經營與新船建造業務所產生的啟動、重組及收購相關成本。在接下來的數年,MVWH的相關折舊及攤銷等項目,都是導致云頂香港虧損的“??汀敝?。

2020年疫情的暴發,令云頂香港的“造船夢”雪上加霜。根據融資協議,本次資金的主要用途是為MVWH的造船提供資金。然而,云頂香港的資金重整計劃并不順利。

據公告,因一家德國保險機構拒絕承認融資協議所要求的保險范圍,導致參與融資的相關銀行拒絕向云頂香港發放1.08億歐元的貸款。據悉,該保險機構拒絕的理由,為云頂香港未來五年受到的疫情影響以及商業活動持續減少等壓力狀況。云頂香港方面則認為,上述判斷并非該保險機構確認保險范圍的前提條件,且相關假設“不公平且不合理”。

調整融資方案后,云頂香港依然被拒絕使用按合約規定應享有的流動資金池,付款要求也被拒絕。云頂香港向融資參與銀行提出申請,希望解除鎖定于流動資金儲備賬戶中的8100萬美元自有資金,截至今年1月18日,相關銀行始終沒有批準付款。

最終,因無法獲得額外資金,MVWH于當地時間1月10日向德國法院申請破產,云頂郵輪兩艘新船的建造或將隨之陷入僵局。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12月17日,云頂香港在要求提取由德國梅前州提供的8800萬美元備用融資時遇阻。云頂香港方面稱,在向德國法院起訴要求梅前州履行協議后,法院起初判決梅前州即時撥付資金8800萬美元,但隨后兩次修改判決結果,最后改為無金額需即時支付。今年1月11日,該修改事項進行聆訊,1月17日,云頂香港對梅前州的申請被法院駁回。

因投資方未能履約,目前云頂香港流動資金來源面臨重大缺口。1月18日,云頂香港方面稱,除非收到一項令公司能夠償還到期債務、各方一致認可及同時滿足各方條件的重組方案,否則董事會將有可能于2022年1月18日(百慕大時間)向百慕大主管法院提交臨時清盤呈請。同時,云頂香港三位獨立非執行董事史亞倫、林懷漢和陳和瑜宣布辭職。

1月19日,云頂香港發布公告,宣布公司可動用現金結余將于2022年1月底或1月底前后耗盡,即將無法償還到期債務,故已向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盤呈請。同時,云頂香港還向法院申請,授權聯席臨時清盤人促進并協助公司擬定及提出財務債務重組,幫助公司持續經營,并與債權人就債務償還方式作出妥協或安排,或者授權出售云頂香港全部/部分資產。

云頂香港方面還表示,公司郵輪航線經營等業務活動仍將繼續,以保障核心資產、維持價值,但預計大部分現有營運業務將停止。內外交困下,云頂香港將走向何方?

關鍵詞: 郵輪 豪華郵輪

最近更新

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創投網 - www.xinyongkar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33 92 [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2020035879號-12

 

日韩精品中文字幕